王殿甫:深商敢于走前人没走过的路

深商联 · 最新资讯
2023-01-30 3221

 

1月23日21时30分,深商总会秘书处接到深商总会荣誉会长、赛格集团原董事长王殿甫先生家人求助电话,王殿甫病重住院,急需人血白蛋白注射液。深商总会第一时间在深商会董群发出倡议,希望大家群策群力找到药品。

 

深商大爱无疆。广田集团董事长叶远西把给86岁老母亲储备的人血白蛋白药物第一时间贡献了出来,正威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文银、澳门万国控股集团董事长刘雅煌、时尚地产集团董事长郭奎章等几位会董积极作出回应并行动起来。23时许,深商会联合党委书记林慧拿到药品后立刻送到医院。从找药到送药,仅用了一个半小时。在团圆到新春节日里,深商秉承生命至上,团结一致,在关键时刻鼎力相助。王殿甫家人发来感恩致谢,并把当晚深商的救助行动形容为“保证殿甫重生到一次大营救”。

 

尽管大家都积极作出了努力,但王殿甫先生最终于2023年1月26日22时53分因病去世,享年87岁,对此我们深感万分悲痛。

 

王殿甫先生是中国电子行业的传奇人物,从赛格到创维,为深商传奇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页。成为深商的优秀代表。深商总会对他的离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并向他的家属致以诚挚的慰问。

 

王殿甫是中国电子行业的拓荒牛,他1935年3月出生于辽宁海城,有着多重的人生经历,曾任中国最大广播器材厂--北京广播器材厂厂长,中国最大电子公司--中国电子工业总公司CEC总经济师,电子系统工程局局长,亲手将深圳最大电子企业之一的赛格集团推向业务顶峰,更是临危受命拯救创维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促成赛格与日立、三星、意法半导体等国际电子巨头的合资,创建赛格电子广场和中国电子第一街,创建了赛格璀璨耀眼的辉煌岁月。

 

2004年,一脚已踏入古稀之年的王殿甫本该含饴弄孙,而他却再次临危受命,执掌危机四伏的创维。他凭借自己的产业经验及深厚的产业资历,携手经理人团队,轰轰烈烈地烧了三把火,将创维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2005年12月25日,王殿甫荣膺“中国改革十大杰出人物”称号。

 

2014年,王殿甫先生接受深商口述史的采访。王殿甫认为,深商的精神是在深圳这块沃土上创造出了一种崭新的、胸怀祖国、面向世界、敢闯敢干的一批企业家的精神。深商是高度使命感和责任感的企业家,是他们敢于探索、敢于发现、敢于走前人没有走过道路的企业家。

 

以下内容由王殿甫先生接受深商口述史采访的讲述整理而成。今日,其告别仪式在深圳殡仪馆举行。谨以此文深切缅怀王殿甫先生。

 

 

 

小平南巡把我巡到了深圳

 

我的职业30年里面经历了三个大的企业:79年到了北京广播厂,在北京广播厂一干就干11年,为全国电视解决了78%的覆盖面问题,就是发射机查转和广播电视的广播发射机,干了11年的企业,接下来小平南巡就把我巡到南方去了,就开始干赛格集团,主要是从事电子CRT和CRT的玻壳和半导体。2004年临危受命到了创维,现在还当创维的高级顾问。

 

我的人生转折是在1992年,也有着一道早期创业的深商群体最引以自豪的标签——92派。

 

1992年小平南巡之后,电子工业部响应号召,决定在深圳发展电子信息产业,在深圳成立中国电子工业总公司,我被组织分配过来担任总工程师。1993年1月,我被任命为深圳市赛格集团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

 

当时的赛格集团下面有123个中小企业,大部分企业亏损,我在一年之内关停并转卖100多个企业。“这在北京是不可能办到的,你王殿甫胆大包天一下子调整这么多班子,这么多工人面临失业,但在深圳可以,深圳有很大的劳动力需求市场,工人可以分流。”在南下深圳、执掌赛格的日子,我绽发出了此前32年所不具备的创业激情,当2000年我离开时,赛格产值达100多亿元,旗下拥有4个上市公司。

 

今日深圳华强北的赛格广场,车水马龙。以它为龙头周边集聚了华强电子世界、新亚洲电子市场、都会电子城等大型电子商城。据资料显示,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的经营面积超过50万平米,是全世界最大的。如今享誉全球、深圳华强北第一大的电子市场(营业面积超过五万平米)的赛格电子市场,当初只是老赛格大厦的一层楼,营业面积仅800平米。只有上规模,才能品类齐全,才能走向规范。赛格广场的建成,不光是为深圳市建设了一个具有标志性的建筑,为赛格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效益,更是带动了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的大发展、大繁荣,为深圳华强北赢得了“中国电子第一街”的美誉,进而带动了整个中国电子工业的发展。我认为,赛格广场是真正能代表改革开放的深圳标志性建筑,“这是深圳人自己创造的,这是深商的创造,这是赛格集团整体的创造”。

 

 

 

针对中层干部,我提出了赛格企业文化中的“四以”“三多三不”的精神。什么叫做四以?一、以业为重,以赛格的事业为重,以国家的事业为重;二、以诚相待,大家在一块都是好朋友,肝胆相照,大家在一块不容易,都有缘分,所以一定要以诚相待,精诚团结,肝胆相照。三、以身作则;四、以正压邪。“三多”就是多学习、多工作、多团结。“三不”就是不争名、不争利、不争权。

 

赛格一万名职工前进的脚步声整齐了,就能够听到赛格向前向前再向前的脚步声。这,就是企业文化的力量。

 

70岁高龄临危受命任CEO 

 

“创维一出事我就知道了,我那个时候在电子商会,创维是我们的副会长单位。”

 

2004年的那个冬天,我这位深圳电子行业的老将,迎来了职业生涯最引人注目的一次冒险——担任创维集团的CEO和董事局主席,其时的创维正陷入财务丑闻的风暴眼中。

 

受黄宏生、丁凯临危请托,2004年12月7日,我前往香港,与黄宏生起草了一个公司文件,报到联交所备案。程序走完,创维一夜换帅,我即走马上任。

 

从踏入创维的第一天起,我面临的就是极其严峻的考验:对内要稳定住创维的军心,对外要重建创维的公信力。总而言之一句话——统筹好对内对外两个大局,平稳度过内忧外困的非常时期。

 

那一年的12月7日到1月份,确实紧张,昼夜兼程。我一看这个局面,首先要稳定创维内部的两万名职工,还有四万个商户,还有若干个国内外的供应商,这是我的任务。创维当时的一个最大的利好是资金链没有断,二十七亿的自有资金是现成的,有充足的流动资金,无需贷款。

 

 

 

在这与舆论危机赛跑的一个月里,我马不停蹄地召开了企业内部的全国营销大会、全体中层干部大会,通报情况,统一认识,提振士气。

 

我在内部讲什么呢?讲创维的五大优势,创维虽然现在出了点问题,但是创维本身有五大优势可以继续前进。第一个优势是创维有一个非常坚强的、有智慧的实业者、经营者团队。第二个优势是创维有不断创新的产品,创维的产品不断地进行技术创新,从健康电视到全数字化电视刮了五次风暴,所以创维始终坚持产品第一满足用户需求,这个基础是非常好的。第三个优势是我们有一个有智慧又能干在第一线冲锋陷阵的营销队伍,这个队伍是非常坚强的,那个时候创维的营销在全国已经数一数二了。第四个优势是我们有一个非常有智慧的,在第一线能够艰苦奋斗的职工队伍,就是两万名职工队伍。在这个讲话的时候我也很激动,大家知道我们要唱国歌,国歌里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中华民族处于最危险的时刻,要用我们的血肉筑起新的长城。然后要唱国际歌,不靠神仙皇帝,全靠自己,我们的未来一定会实现,谁也不靠,就靠创维的全体职工去奋斗。敢问路在何方?踏平坎坷大道,路在创维人的脚下。

 

“三首名歌”,是创维迎接挑战的引擎;“五大优势”,是创维继续前行的基业。人心稳住了,队伍就好带了。我到创维不久后就下发了一个公告《加强财务监管、强化审批制度》,创维任何人签字拿出钱,需要主管、财务部长、财务总监签字以后,到最后由CEO签字确认。“出问题后,责任先由最先签字的人负责,一级一级上来,我自己也要担负领导责任。”这样就堵塞了财务上的漏洞。

 

2005年12月25日,北京。第五届“中国改革人物”颁奖典礼上,我接过“中国改革十大杰出人物”的证书。里面的颁奖词是:在创维的特殊时期,王殿甫受邀上任,凭借自己的产业经验及深厚的产业资力,携手经理人团队,把稳了创维这条大船,企业发展势头不减,公司治理结构得以改善。

 

我喜欢深圳 深圳精神就是创新精神

 

我在深圳二十二年,我已经成了深圳企业家的一部分,或者是深圳人民的一一份子,我很喜欢这个城市

 

我真正退下来是在2009年。那一年我生了一场病,切除了胃的三分之二,得了胃癌,我也没在乎胃癌,到了北京301医院就动手术了,所以癌症也没什么可怕的。

 

我最近在网上订了十斤褚橙。褚时健比我大六岁,他是七十五岁出来的,租了一万亩地重新创业。

 

我也很想包一块地了。真是从低谷反弹过来以后心灵是伟大的,他发展是为了什么?少说是为了云南省的边界农民的发财,大说是为了国家和为了民族才创造,是不是这样?他的做法很有意思,褚橙不是他种,是包给农民种。现在是网络发达,信息传递、电子商务发达起来了,但我关心的是在这样一个新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还要千万注意不要放弃硬件的精益制造,高质量产品应该从中国产生,要创造我们民族的国际品牌。

 

 

我出生于辽宁。东北人有一个特点,他敢干、敢想,要是有环境的时候敢冲,说他傻也行,傻干,说他精也行,他能说服朋友去干,能带领队伍去干,这就是东北人的特质。东北人到深圳就感觉到深圳的气候和东北的气候差距太大了,但是到了深圳就感觉很实用,这个地方节奏太快了,正好是创业的地方。

 

深圳发展快的原因主要是市场经济和移民城市的一批民营企业家在路上大胆地敢闯敢试敢创新。深商的精神是在深圳这块沃土上创造出了一种崭新的、胸怀祖国、面向世界、敢闯敢干的一批企业家的精神。深商是高度使命感和责任感的企业家,是他们敢于探索、敢于发现、敢于走前人没有走过道路的企业家。深商精神还可以落实到实干兴邦、空谈误国,深商没有钓鱼的,最近我们访问格力的董明珠,也到了珠海,又带领一帮企业家看创维,大家一致觉得这些企业家在第一线埋头苦干、拼命地干,那是全心全意在为国家、为民族。

 

我退休之后还在思考:怎样能够通过各种形式来推动新型电子制造业的发展?

 

 

老牛明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互联网时代我们要培养一批人才,互联网的发展也好,电子商务也好,这批人才是能够体现我们中国核心价值观的人才,是爱国的,是敬业的,是讲诚信的,是友善的,要培养这样有核心价值观的、有道德观念的人才。

 

结束语

 

王殿甫的离世,无疑是深商的一大损失。王殿甫的人生经历,本就充满传奇。他从政途到商途,从国有名企到中型危企,他的职业生涯总是与众不同。本该在热血旺年之际绽放华彩,却低调沉默努力沉潜;本该在英雄谢幕之时含饴弄孙,却重走舞台万众瞩目。他,俨然是深商耕耘的拓荒者,改革开放的“活化石”。

 

而在他人看来的辉煌人生经历,王殿甫自己却不以为然,而是对深圳、对社会赋予他的成就心怀着深厚的感恩。他一再强调,人生的诸多成就乃得益于实战精干的优质团队,得益于深圳完善的市场经济体系,得益于深圳“小政府、大社会”的社会环境,得益于历届领导班子对经济发展战略的高瞻远瞩。为此,王殿甫一再呼吁要避免空谈误国,要创新拼搏以践行人生路,要无私奉献以创建和谐家,要实干兴邦以实现中国梦。

 


想说点什么


登录后参与评论

提交
助力企业成长
日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