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蔚华:做公益比做银行更难

深商总会 · 最新资讯
2019-01-21 756

 

 

1月15日下午,由深商总会、深圳市商业联合会主办,维也纳集团冠名赞助的第五届深商全球大会“风云变幻 对话未来-”经济论坛在保利剧院举行。招商银行前行长、国际公益学院董事会主席马蔚华作题为“影响力投资与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精彩演讲。他表示,目前社会责任和价值正逐渐被大众所接受,商业向善、资本向善、金融向善将推动影响力投资,要让投资成为一种向善的力量。

 

1

 

影响力投资已经成为主流投资价值观

 

2014年初,卸任招商银行行长,正式履新壹基金理事长的马蔚华很快发现,“做公益比做银行更难”

马蔚华在演讲中首先引出“影响力投资”的概念。他说,“这个概念可能大家比较陌生,但这个是未来大家越来越关注的话题”。他认为,深圳对这个概念接触得比较早,在两年前已经有来自全球的专家、学者和影响力投资大咖,在深圳七十多个机构发布了“影响力投资香蜜湖共识”。

 

什么是影响力投资?马蔚华介绍,影响力投资这个概念11年前被八国集团所接受,并在去年的布宜诺斯艾利斯G20会议上,影响力投资作为可投资金融写进G20内容中。影响力投资就是一笔投资既有正面的财务汇报,同时又有可量化的、积极的社会影响力。这个概念现在在发达国家已经成为主流投资价值观。

影响力投资属于公益金融范畴。那么什么是公益金融?马蔚华表示,公益金融是把公益理念和商业手段、金融手段结合起来,是公益慈善发展到今天一个重大的突破和创新。

 

2

 

影响力投资将解决巨大的资金缺口

 

慈善和公益管理属于上层建筑范畴,由于生产力发展的不同阶段决定,一定的经济发展水平也决定一定社会的公益管理水平。马蔚华说,人类社会从16世纪开始,公益管理经历了生产力发展很低的古典慈善阶段,当时主要是由宗教、寺庙、教会管理,后来到了封建社会,生产力有了一定的发展,王室取代教会,接管公益领导权。19世纪英国有著名的《伊丽莎白法》,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第一部公益的法律。“这个时候公益的范畴已经从原来救助饥寒交迫的人变成不仅救助,还有政府公共管理智能。”马蔚华说,工业革命后,19世纪、20世纪出现了美国洛克菲勒、卡耐基这样的以大企业、以现代公益管理为表现形式的现代公益阶段。

 

马蔚华表示,过去的20年里,全球经济发展很快,特别是科技革命全球化,资本市场金融创新,在这些因素的驱动下,全球财富增长很快。但是,我们的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依然充满了隐忧。他说,联合国在本世纪初制定了2015-2030年可持续发展计划(ESG),一共有17项指标,按照这各指标,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资金缺口是3.9万亿元,而政府捐赠和公益机构的慈善捐赠加在一起只有1.4万亿美元。也就是说,要实现联合国的17项指标,实现可持续发展,还有巨大的资金缺口。

“为了解决这个缺口,11年前洛克菲勒一个小青年提出“影响力投资”这个概念。这些问题是在经济发展中产生的,如果每一个经济活动、每一笔投资都能有正面的财务回报,同时又有积极的社会影响力,在减贫、环保、赋能等方面都能做到很好的话,缺口自然就小了了。”马蔚华说。

 

3

 

向善的力量正成为一种趋势

 

当前,人心向善、社会向善、商业向善正在成为一种趋势。马蔚华表示,企业的社会责任概念在20年前也还是陌生的,当时只有跨国公司才发布社会责任报告,而中国的更少。招商银行是中国第一批接触这个概念的公司。当年马蔚华在任行长的时候,和一些跨国公司一起组成中国社会责任同盟,成立了社会责任委员会,让没上市的企业也关注了社会责任。马蔚华认为,这就是利益相关者的理论,每个人都有很多利益相关者,企业不能只为责任负责,要考虑到利益相关者,这就是社会责任。

 

社会责任是一个企业创造利润,为股东、员工负法律责任的同时,也要为社区、环境、消费者承担法律责任。马蔚华说,其实上世纪60年代就有社会责任,当时叫道德投资,是一些有良知的投资者首先发起,后来变成社会责任投资,并超越道德,成为更加关心社会的治理结构。如今的影响力投资,正是社会责任针对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发展而来的,它的社会效益是可量化的,可以被第三者评估出来的。

“很多影响力投资的金融高管都来自于华尔街金融机构,虽然他们的薪酬机构还有差别,但他主张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社会效益,这在美国是有道德的事。”马蔚华说,“美国有一个多美尼400指数,过去十多年中,这个指数选出了400个既有正面财务回报、又有积极社会影响力的企业。”他说,中国也做了尝试,中国社会投资价值联盟去年推出义利99,从沪深300选出来,这两年我们测算发现义利99跑赢沪深300、上证指数、上证综指。

这个现象说明什么?马蔚华认为,在资本市场当中,人心向善、社会向善、商业向善,金融也是向善的,所以投资成为一种向善的力量是有基础的。我们过去老是担心千禧一代,其实他们的责任感远远超过我们这一代。马蔚华说:“斯坦福商学院要求大学一定要开公益课,形成公益+科技+金融+人文的模式。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学成立人文学院,我认为一定要设立公益课,从小让年轻一代增加公益意识。”

 

4

 

不断创新推动影响力投资的发展 

 

马蔚华表示,影响力投资符合五大理念,即创新、协调、开放、绿色、共享,这是未来指导性的理念,是践行中国经济从高速度向高质量发展。他认为,创新是五大理念之首,影响力投资既是公益的创新,也是金融的创新。一个投资行为有投资回报,这个社会投资回报可以高于社会平均利润,也可以低于社会平均利润,这比唯利是图强得多。社会责任就是让企业超越单纯为利润,要考虑人的价值,为社会环境、消费者负责。

马蔚华说,传统公益只是捐款,这是中华民族的美德,但大家越来越发现这样的公益很难持续下来。马蔚华在卸任行长后,一直在壹基金担任理事长。壹基金是比较传统的公益基金会,尽管它用互联网,但是壹基金的工作人员很多是年轻人,且大多毕业于名校,却受体制的约束,没有创造出更多的价值。因此,马蔚华呼吁,必须在公益领域创新突破,影响力投资既是金融的创新,也是公益的创新。

 

马蔚华认为, 影响力投资也是协调的,一笔投资既有经济效益,也有社会效益,这不是最大的协调吗?他说:“影响力投资也是开放的,中国已经国际化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先进理念我们都应该接受,我们展开翅膀,欢迎世界上所有的影响力投资到中国来投,我们也会走向世界。”

绿色是影响力投资的应有之意,我们所做的一切,绿色是主旋律,不能再回到破坏环境、牺牲生存条件为代价的GDP了,所以中央才提出从高速度向高质量增长。马蔚华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这个世界更美好。减少贫困,减少污染,美好的环境没有战争,这样的世界是全地球人共享的,影响力投资完全符合五大发展理念。

 最后,马蔚华认为,进入了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也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现在确实有很多不协调、不充分的地方,如城乡、不同工种、东西部等,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特别是教育、养老、医疗卫生,这些问题政府做了很多努力,但是单靠政府的努力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动员社会力量,让影响力投资发挥作用。他举例说,浙江有一个养老院,十年了才有800张床。后来影响力投资之后三年,迅速增至1万张床。可见,影响力投资本身有效益,社会影响也很大。


想说点什么


登录后参与评论

提交
助力企业成长
日产